11 - 相伴同行 | Free Online Biblical Library

11 - 相伴同行

Course: 如何开始你的属灵旅程

Lecture: 相伴同行

 

我们新的家庭
我们信耶稣以后,就一同走进了天堂的大门,一个一个的走进来,没有家庭套餐,不会因为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信,就能把我们带进去,我们需要自已单独走进去。然而,在大门的另一边,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新的家庭;一个我们可以接下来一起行走人生路的新家庭,一个有新的父亲和兄弟的家庭。

有趣的是,“弟兄”这个说法在新约里常常用来指信主的人,无论男女。我们是兄弟,我们是一家人,不因为性别、种族或者社会阶层而被分开。我们是一个靠着天父的爱而结合在一起的家庭,他的爱从他的身上流到我们中间。就是靠着这个爱能鉴别出神的家,也由这个家向世界宣扬耶稣。

在约翰福音17章里,耶稣为众教会向神祷告,在21节里他的祷告是:“使他们,”这里的意思是你和我,“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为什么这是重要的?“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耶稣在第23节里再次重复自己的话:“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地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

这就是属圣经团契的样子。我们因着爱而连接在一起,其他人看着我们会说:“他们多么的爱神。”当别人看着我们的时候,他们看见天父的真爱在我们里面。神确实差派他的独生子到世界上,我们都因着是神家庭的一员而被连接在一起,我们成为真实的、圣经式的团契。

团契的挑战
因为这个团契是非常重要的,建立这个团契会遇到挑战也是意料之中的。如果它真的是这么重要,真的是神要用来向我们彰显他的爱并且吸引我们到他身边的渠道,我们可以预料它会带给我们的挑战。

现代的文化所推动的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和孤立主义,它不是一种团体文化。格拉普(Gallup)在做他的调查问卷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发现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之一。我们比别人的玩具多,但却没有人一起玩,这种碎片和孤立造成了极大的孤独。

    关系圈
《教会的连接》(The Connecting Church)是一本我推荐大家去读的书,作者弗莱兹(Randy Frazee)说我们有许多断链的关系圈,这些关系圈包括教会、工作、家庭;我们也有同学、邻居、孩子的学校所建立的朋友圈。这个单子很长,我们有许多不同的圈子,圈子间彼此并不一定有联系。然而我们所最渴慕的那种真实又深入的,建立在耶稣基督的救赎之上的关系是找不到的,因为我们生活在繁忙的工作中,在分离的并且没有空隙的生活中。现代的文化是孤独的文化,而不是团契文化。

    正在改变的文化
弗莱兹(Frazee)在他的书里记录了美国文化近100年来的变化。我喜欢读他的书里面那些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我却发现许多东西和我做孩子时不一样。他和许多社会学家一样讨论到关于本世纪美国乡村的城市化,拉开了人与人的关系。他说起我们当年曾经坐在门口的阳台上和过往的行人聊天,而现在我们却坐在自己的空调房间里,或者私密的后花园中。以前我们走到附近的小店里,现在却是开车到超市里买东西;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快速购物通道付款,连和收银员都不用说一句话。我们以前是在住处周围散步锻炼,现在我们却在家里有了自己的跑步机,可以边看新闻边锻炼。我们以前去邮局,尽管不用等很久,却还是需要排个小队,也可以和旁边的人聊几句,可现在到处都有视频,我们不需要排队时和别人说话。我们已经到了可以宅在家里,就能从网上购物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机或者MP3,无论在哪里都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需要和别人有来往和交流。

在他的书里,弗莱兹提到一个叫罗伯特普特曼的人,一个哈弗大学的教授,做了一些关于美国社会的调研。结果表明,美国人90年代在家招待客人的次数比70年代减少了45%。他也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从1974年到1998年期间,美国人和邻居傍晚相聚的次数减少了三分之一。家成了个人监禁的地方。然而,家庭特征慢慢的在消失,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一个住所,人们在里面偶尔吃饭,主要是一个睡觉的地方。现在有人想发起一个呼吁,希望美国的家庭能够更有“家庭”的氛围。这个呼吁的目的是,如果我们只要做到了,可能会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 那就是起码每周能够全家人一起吃一顿饭。

我们住在一个个人化,分离式的独居文化里,然而我们因着群体生活被神创造。当神造了亚当,他看着他说:“这人独居不好。”我们不是因着孤独而造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也需要推广到社会团体之中。神创造了教会,来满足人对团体生活的重大需要。

早期教会的模式 – 完全为了神
当我们查看早期教会的模型的时候,在使徒行传第2章,我们可以准确看见神所想要我们所做的样式。在早期教会的描述中,使徒行传2:42-47节,“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掰饼、祈祷。众人都惧怕。 使徒又行了许多奇事神迹。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掰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神,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

    我们生活的中心
在我们看早期教会的样式的时候,我们开始有个感觉神所想要的团契是什么样子。它是以上帝为首,也是为他而建立的。神是完全的中心。神贯穿在他们所做的每件事里:他们在祷告中全心献上,他们赞美神,他们传福音,所以有许多人得救。每一天,他们都在敬拜神,犹如他们一起在圣殿里一样。耶稣和父神完全是早期教会一切的中心,一切的焦点,并且他们渗透在每一件所做的事情上。

如果神不是这个家庭的中心,那么我们只不过是朋友或者偶尔认识的人,仅此而已。没有神,不会有任何内容,我们仅仅是一个社会团体和社区活动中心。然而,因为上帝是我们的父亲,你和我才可以真正做弟兄姊妹,并不因为性别或者种族,或者阶层被区别。全是为了神,他才是完全的中心。

当我们读早期教会的故事的时候,我们很快就意识到神确实是一切的中心,无论是个人生命里还是在集体生活中,这个事实必须被体现出来,并且表现在许多不同的方向和方面。你不能只说我爱神但啥事也不干。我很喜欢当他们问耶稣说:“哪一个是最大的诫命?”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第二个却是,“又要爱邻舍如同爱自己”(路加福音10:27)。我不太喜欢这个译本,它的实际意思是,你要爱“别人”如同爱自己。若没有神从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层面流出来,我们没有办法爱神,他也无法做我们生命的中心。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耶稣说的很清楚。起码有三个方面我们对神的爱和与神的关系可以流露出来。

    1、灵里的成熟
我们对神的爱的一个方面是显露在灵里的成熟,无论是个人的还是团体的。当你我爱神的时候,我们会学习到更多神是谁。为了想要更多像耶稣,我们必须知道耶稣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们才能学习和成长。这也是为什么早期教会热心的追求使徒的教导,这也是整个门徒栽培和成长的过程。

在歌罗西书第一章里,保罗在总结他对哥林多教会的的服侍。他讲到了他对门徒成长的目标是,要他们成长、成熟。歌罗西1:28,保罗说:“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原文的另一种理解,是要“引导各人完完全全地长成耶稣的样子”)。这就是他的目的,在基督里成熟。然后保罗在29节里接着说:“我也为此劳苦,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这也确实的表明了基督就活在我们里面,教会也应该如此展示自己。

无论是透过儿童还是成人主日学,经常的、有系统的教导和学习圣经里的书本、专题,犹如主耶稣要求彼得做的“喂养我的羊”是非常重要的。作为信徒,我们期盼教会能够提供这样的喂养,如同“就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彼前2:2)。在我们继续成长的过程中让“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来6:1)。

    2、专注团契生活
基督为中心的生活也体现在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我们彼此相处的方式。使徒行传第二章的教会,在发展彼此相处方面尽心竭力。他们没有挑三拣四,有吗?他们全心放在彼此相处之上。每一天,他们一起在家里擘饼。当我们来读这段经文的时候,可以不夸张的说,教会就是他们社会生活的中心。教会的朋友圈子就是他们生活中最中心的圈子。

        “爱心慢煮锅”
我常常用“爱心慢煮锅”这个主意来鼓励大家,也就是每个周日早上起来以后,把一块很大的猪肉放进慢煮锅里,再加一些土豆,胡萝卜,几罐汤。这不是很难,只是把它开到中档然后出门。然后你到了教会,找一个不太认识的人,对他说:“今天聚会结束以后来我们家吃饭吧,让我们彼此更多的了解。”你怎么能够把一个弟兄姊妹都不了解的地方称做家呢?我叫它叫做问题!

同样,在神的家里,我们必须要尽心在彼此的关系上,这也是为什么神创造了慢煮锅!(哈哈!)请让我鼓励你去买一个超大号的慢煮锅并且开始使用它吧。当我在苏格兰读研究生的时候,对我影响最大的家庭是那些每周日下午在教会里找一个他们不太认识人,邀请他们一起用餐。(学生总是被邀请去家里吃饭的对象,因为他们觉得学生们很可怜,我们很会做可怜巴巴的面孔。)女主人的服侍是热情接待,让人家觉得很受欢迎,并且会说:“欢迎来到我们的家。”我们度过了许多这样的周日下午。

        主要的社会圈子
请允许我鼓励你把神的家作为你生活中的主要社会圈子。因为只要你有这些彼此不相关联的圈子,我们就会生活在脱节的碎片当中,我们就不会从根本上去处理我们生命中的孤独。我们也不会真正觉得与周围的人有关联,因为我们自己的生命就是散乱的。

弗莱兹鼓励我们做的一件事是缩小我们的朋友圈。我们可以有教会以外的朋友,通过这些关系来影响人信主、得永生。但说到最亲近我们的人,最能够有个彼此关心、监督、鼓励的关系,那么教会里的弟兄姐妹就应该当我们主要的朋友圈。

我很希望有一天看到聚会的地方每个小时都充分的被利用起来。但愿有个带小孩儿的妈妈快要发疯时,打电话给另一个妈妈说:“我们到教会那里去聚一聚!”到了教会里,可以让孩子自由的奔跑,你们结束以后再收拾就行了。同时喝杯咖啡,聊聊天,分享自己的生活,彼此鼓励。

我期待着有一天我的儿子回到家里说:“爸爸,我们去打篮球吧。”(他很喜欢打篮球因为现在他总是能赢我。)我们不是到健身房去健身,而是说:“我们一起到教会里去玩玩吧,可能我们可以叫上几个人,让他也带上儿子。我们在教堂的活动室里放好篮球架一起打篮球。”

你们这些已经退休的人,现在正好有时间好好的服侍神的家。比如退休老师,可以说:“我教了40多年的书,愿意每天下午2-4点在教会里,辅导凡是学习上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我很愿意和年轻人们分享我的生活经历。”

我可以看到这些事情发生的那一天,但如果我们不是尽心专注在建立彼此的关系上,就不会到来。这也意味着我们要将教会的身体作为我们个人关系的中心。

        恩典
真实的属圣经团契不只是聚在一起玩,分享开心时光,尽管这些时间确实很重要。如果我们要专注于彼此间的关系,我认为教会还需要成为恩典的港湾。我们最近在读菲利普.杨斯的《何为奇妙的恩典》一书,我鼓励大家都去读这本书。在他的字里行间,杨斯尝试着描述神以恩典对待我们意味着什么?他说神的恩典意味着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来使神爱我们更多,也意味着我们无法做任何的事让神少爱我们一点。神并不是因为我是谁而爱我,神就是爱我。他就是恩典的神,因此你我应当成为这个恩典的接受者和施与者。

这也是圣经中的“相互”“彼此”的来源。圣经说,我们应该彼此和睦相处;我们不应当彼此论断,我们不应该彼此讲坏话。我们应该彼此鼓励,我们应该彼此热诚相待,我们应该彼此担负重担。犹如保罗在以弗所书4:32节里说:“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然而要做一个顺服的基督徒却又过着与人隔离的生活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我们过着远离群体的个人生活,又如何能够彼此担当呢?如果我们对别人的事不闻不问,不常常聚会,又如何能够显出我们的同情和怜悯之心呢?

专注于彼此的关系意味着让神做我们生活的中心,而不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财富(本来就是属于神的),也不是我们的名声,我们的前途,而是神自己。如果神真的是我们这个生命的中心,我们会想要冲破阻拦专心专意地的建立彼此的关系,就像早期教会那样。

    3、属灵的服侍
在使徒行传里,他们还有第三个方法体现基督是生命中心,那就是在他们的服侍中。如果神是我们生命的中心,如果神是神的家的中心,那么在服侍和拓展事工上就会显现出来。


        在神的肢体里
首先,以神为中心的服侍应该在对弟兄姊妹的服侍中得以显现。在希伯来书10:24节里,作者说:“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他说的非常棒。让我们坐下来,一起讨论如何彼此鼓励,激发爱心,彼此相爱,彼此善待。我们要刻意去做这件事,好好安排计划。“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来10:25)。这也是为什么保罗一再强调属灵的恩赐是首先给教会的:事奉的恩赐,服侍的恩赐,宣道和教导的恩赐,怜悯和奉献的恩赐,信心的恩赐等等。

神所赐予的所有这些恩赐都是为了造就神的身体,使它得益处。这些恩赐给了你我,所以我们可以彼此侍奉。它包括我们的经济,在早期教会中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神的地位非常的明显,尽管他们没有被要求卖掉所有的一切,许多人确实卖了,并且大家一起分享。我知道很多人常常想,“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要卖掉全部家当”,确实如此,然而有许多经文导致我们好好的思考这个问题。

例如,约翰一书3:16,约翰说:“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运用这段话呢?“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悯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3:17)?答案是:“不可能”。如果你我真的爱神,我们就必须去爱别人。“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3:18)。换句话说,说话不值钱。

        身体之外
如果神是我们个人和团契生活的中心,就会自然体现在为肢体的事工和服侍上,也会表现在肢体外的事工和服侍上,这也是差传和传福音事工的意义。如果你我因着神的爱而合一,这份爱就会在我们里面不断增长并彰显到神的肢体里。你爱我,我也爱你,其他人会看着我们说:“哇,他们看上去很不一样,那么爱耶稣,那个十字架的信息肯定是真的。”

这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7章里为我们设下的目标,就是从团契中结出果子。当你和我生活在团契里,我们向世界张显耶稣的甜美时,人们会对我们做出反应,就像使徒行传第二章里一样 – 我们会得众民的喜爱,得救的人会天天加给我们(使2:47)。

辛苦工作
建立团契生活是辛苦的工作。如果你回想一下我所说的,这可不是轻描淡写自然容易的一件事,而是激进和逆反的 – 就像耶稣自己和早期教会所做的一样。保罗说:“我也为此劳苦。”劳苦,是一个专指体力劳动的词,比如说我们准备到外面去挖一个坑。“我也为此劳苦,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西1:29)。团契事工是辛苦的工作。

    从一个共同的目标开始
团契需要从一个共同的目标为起点。教会不是一个社区中心也不是一个俱乐部,不是一个你可以过来让你的属灵意识被挠一挠的地方,这是神的家。这里只有一个中心目标,那就是在我们一切所说和所做的,和一切不说和不做的事情上荣耀神。

我很喜欢陶恕博士的比喻,他说:“你如何能够同时给100架钢琴调音,所以它们可以都弹同一首曲子?你不是让他们彼此校准,而是将它们都和同一个调音叉校准。”当我们的生命都向着同一个调音叉校准,那就是神,他渗入到我们的生命里使我们所说的和所做的,都是为了推进神的国度,甚至在我们的吃喝里面。保罗就是这样告诫哥林多教会信徒的,无论做什么事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荣耀神。那是我们共同的目标,那是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的纽带,而不仅仅是我们只不过在一个楼里相聚而已。神是所有一切的中心。如果我们对神的承诺是我们生命的中心,那它一定会在上面的三个方面得以体现,那就是属灵的成熟、专注团契生活、属灵的服侍。

简化我们的生活
请允许我鼓励你简化你的生活,尽管我自己也在简化生活中挣扎,我一直在和它争战。我再一次鼓励大家去读弗莱兹的书《连接的教会》,因为这是一本在这个话题上令人反思的书。

我也再次鼓励你将与弟兄姊妹的关系变成你生活中最中心的关系。有没有原生家庭是没有任何矛盾的?我没有看见人举手。当矛盾发生的时候,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跑去躲起来?我希望大家能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投入到里面去,从里面得以成长,而不是转身逃跑。我们应该友善相处,富有怜悯之心,彼此饶恕,犹如神透过基督饶恕我们一样,所以我们也应当彼此饶恕。

做一个恩典的避风港
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在神的方式和神的计划里我们将会形成恩典的避风港。这是一个真实的地方,一个开放,真诚的环境,让我们可以脱下面具。因着我们接受了神赐予的无代价的恩典,我们也可以将它传递出去。建立一个可以相互担当的地方,一个彼此鼓励共同进入神的圣洁的地方,一个没有孤独却有强烈的归宿感,和每个人都得以满足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当别人进来看着我们的时候会说:“他们真爱耶稣!耶稣肯定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一位;他肯定就是我们生命中问题的答案;他一定是我的罪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激进、逆反的世界观。特别反常的是当今天的人看到使徒行传第二章后说:“我们需要建立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教会。”